大运河风情聊城故事之智者与狂生

发布时间:2017-11-14 13:46:53
 

从前有一个叫胡达的年轻人,读过一些书,走过一些地方,不但学过文,还习过武,自觉自己文武兼备,知识渊博,便傲气十足,目空一切。

他听人说,在大运河畔某镇上有个年长的智者,很有智慧和学问,于是前去拜访。其实他是想与智者比试个高低。

他来到了智者面前,毫不谦虚的自我介绍:“本人姓胡名达,自幼好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但学过文,还习过武。今日拜访先生,意在切磋学问。”

智者见此人如此高傲自负,知道来者是个狂生。便不动声色,心平气和地问:“你既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可知道天上有几种云?地上有几种人吗?”胡达听后一愣说:“你问的这个问题太远太大,实在不好回答,你不妨问个身边的事。”

智者接着说:“那我就问你的头颅有几斤重?”胡达说:“我的头颅又没称过,怎么知道他的重量呢?”智者说:“我知道,你的头颅重五斤二两,一两也不多,一两也不少。”胡达摇着头说:“不准,不准。”智者说:“你若不信,可以割下来现称。”胡达无奈只好默认。

智者接着说:“其实上两个问题答案也很简单,天上只有两种云,一种是白云,一种是彩云;地上也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胡达听后惭愧地连连点头。

智者接着又问,“你说你读过万卷书,我来问你世上最大的书是什么书?”胡达随即答道:“那应该是孔圣人写的《论语》。”智者说:“不对。”胡达又说:“那就是《四书五经》了。”智者说:“也不对。”

智者说:“年轻人你知道从‘无字句处读书’这句话吗?无字句处指的是大社会,有字的书能读完,大社会这本无字书永远读不完,所以世上最大的书是大社会这本无字书。”

智者又问:“你说你走过万里路,你去过海南岛吗?”胡达答:“去过。”“那你知道海南岛中间是什么?”智者问。胡达说“那要拿来海南岛的地图,用尺子量量才能知道。”智者捋着胡子笑着说:“不用地图,也不用尺子量,这个答案太简单了,海南岛中间不就是个‘南’字吗?”胡达恍然大悟,连连说是。

智者又说:“你既学过文,又习过武,我今天试试你的臂力如何?用你的双手抓着我的右手腕,看你能不能把我这个老头子从座位上拉起来?”

只见智者左手紧抓椅子扶手,右臂弯曲内收。胡达用双手紧紧抓着智者的右手腕,用上全身之力猛拉,智者猛的将右臂伸开,顺势轻轻一送,胡达向后一仰,扑通一声仰面蹲倒在地上,引的在旁倒茶的书童哈哈大笑。

胡达自知蹲腚丢脸,羞的面红耳赤。智者说:“年轻人你知道你倒地的原因吗?因为你一心想取胜,没想到如何败退;你把目标看成是固定的,而不知道目标是多变的。”

胡达起身立正,恭恭敬敬地给智者深鞠一躬说:“与先生一席谈,胜读十年书,今日方知,学海无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请恕胡某年少轻狂,惭愧惭愧……”

 

 

(王漫之  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