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风情聊城故事之义盗脱险

发布时间:2017-09-05 09:17:24
 

清末民初,在鲁西一带流传着一个江湖义盗的故事。此人不但武艺高强,还善于轻功,飞檐走壁,穿房越脊如履平地。因他来无影去无踪,所以谁也没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也不知其姓名。

但他专偷官宦豪门,巨商大户,从不骚扰平民百姓。有些睡卧街头的乞丐,早晨醒来怀中忽见几块银元;有的穷苦人家,临近年关却无米下锅,一早开门便见有一袋粮食;还有一家穷人,父亲去世无钱安葬,晚上请来朋友亲戚商议办法,只见一道黑影在窗外闪过,忽从墙外扔进一包银子。像这等事在鲁西各地不断发生,大家都猜想这是那位江湖大盗所为。所以人们把他称作“义盗”。官府曾多次重金悬赏捉拿,都无结果。

这一日,县城正逢大集,在一个繁华路口,有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头插稻草跪在路旁。只见她青发蓬乱,面色憔悴,满眼泪痕。膝前压一白纸,上写:因父亲冤枉入狱,母亲呼号申冤,官府不予受理,悲愤之极,患病在床。家贫无钱医治,故卖身为奴。众人看后,都很同情,有的扔上几个铜钱。

正在这时,走来一个中等身材,体格清瘦的中年男子,头戴灰色礼帽,眼戴墨镜,青衣短褂,脚蹬一双抓地快靴。来到少女面前,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字,伸手拔下少女头上的稻草,顺手将一包沉甸甸的袋子扔在少女身旁,然后轻声说:“快回家给你母亲看病吧。”说罢,转眼间消失在人群之中。少女打开一看,全是银子,拾起地上的那几枚铜钱匆匆奔回家中。

有一个江南的姓钱的富商,四年前来到本地,在东关大街繁华地段开了一家金银珠宝店,还在城北三里铺一带买了二百多亩良田,雇佣当地穷苦农民作佃户,为其耕种。他不但在金银珠宝店中以假当真,以次充好,坑骗顾客,牟取暴利;还在收租时,斗、称上做手脚,盘剥佃户;他还抢占水源,霸女为妾;无恶不作。因本地知县是个贪赃枉法的贪官,钱财主经常给这个贪官送礼送钱,所以不但得到县官的庇护,还把他委任为一方保长,使他更加有恃无恐。

再说在集上插草卖身的少女,是三里铺宋老汉的小女。宋老汉是钱财主的佃户,因这年大旱歉收,无粮交租。钱财主便带领打手,到宋家逼租,宋老汉哀求宽限到明年再补交,财主不同意,要抢十五岁的小女作奴抵租。在宋老汉的掩护下,小女蹬桌子跳窗而逃。财主恼羞成怒,令打手对宋老汉拳打脚踢。钱财主觉得还不解恨,又亲自举拐杖上前去打,宋老汉一手抓住了他的拐杖,财主用力去夺,宋老汉一松手,财主摔倒在地,右臂受了点轻伤。打手们把宋老汉打得遍体鳞伤后,扶着钱财主离开了宋家。

第二天官府派来了衙役,以抗租打断钱保长的右臂为罪名,不容分说,把遍体伤痕的宋老汉抓进大牢。宋老汉的妻子,知道这是狗县官得了钱家的银钱,迫害穷人。气愤之下,三次到县衙申冤告状,县官不但不予受理,还令衙役紧关大门。老婆子疯疯癫癫,几天来在县城大街小巷哭号鸣冤,百姓们听后,个个义愤填膺。她悲愤交加,病倒在床,因无钱治疗,才有了小女插草卖身的一幕。

这天早晨,知县起床后一开门,见门上扎着一把匕首,还钉着一封信。知县拿下打开一看落款,是父亲的亲笔。信中写道:我现在落入一义士之手,望你速把三里铺宋老汉从狱中放出,并付给他五十两银子作为抚恤金,再把那个江南来的钱财主押监入狱。你务必从速办理,不然老父性命难保!知县看后,吓得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他马上找来师爷商议对策。师爷看信后,思忖片刻对知县说:“我倒有一个既能救老太爷又不花费老爷银两,瞒天过海的计策。”师爷便如此这般的将计策告诉了知县,知县频频点头。

吃过早饭,管家带了两个衙役,乘轿车匆匆向城北三里铺赶去。在车上从衙役口中得知,这钱保长在城里有二进院,前院为客厅和他的住宅,后院是仓库和厢房。因这几日催租,所以他住在三里铺的家中。

管家不多时来到钱家,至客厅后,让手下人等回避。然后低声严肃地对钱保长说:“你状告宋老汉的那个案子出大乱子了。他那个疯婆子不但多次到县衙和街巷呼号喊冤,还把佃户联名状递到了知府衙门。知府昨日送来公文,文中说佃户告你仗势殴打宋老汉,右臂折断是谎报假案。知府要老爷速查此案,一平民愤。若拖延未果,知府将派员前来彻查。如若真相大白,到那时老爷和你都难保其身。”停顿了一下,师爷又用缓和的口气对钱财主说:“老爷念你俩的交情,先让我来给你送个信,让你掂量掂量看怎么办好?”说完师爷便抬腿离开了钱家。

师爷走后,钱财主觉得事情重大,慌忙叫来管家和看家护院的冯武师商议。他把县衙师爷的话说了一遍,管家听后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说:“师爷临走时说让您掂量着办,就是让您给县官送银子。古语说得好,有钱买得鬼推磨,县官收了银子,他自然就有办法化解。”冯武师也在旁边点头附和。

当天下午,钱财主带着一百两银子同管家和冯武师来到县衙。钱财主送上银子后,知县把他召至内屋,为难地说:“老弟啊,这个案子你可真让我犯了大难了。”又说:“如果不能及时纠正此案,若知府派员来查出真相,再加上你其他劣行,你不但要坐四五年的大牢,还要没收你的家产,连老爷我的这顶乌纱帽也要丢掉。到那时,一切都悔之晚矣。”

钱财主听后,吓出一身冷汗,慌忙跪倒,颤颤巍巍地对知县说:“此事还需大老爷周旋,只要能保住老爷的官位,保住我的家产,其他事情都好说。”县官扶起钱财主,以平静的口气说:“此事我与师爷商量了一个瞒天过海之计,只是须保长受点委屈。”于是他便把此计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钱财主听后,一脸为难之相,但又一想,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条路了。

于是,知县唤来保长作了安排。今天下午马上行公文,放宋老汉出狱,并将保长拿来的银子送给他作抚恤金,封住他的嘴,以免再生事端。再让钱保长给管家交代一下,然后用县衙的轿车送他去监狱,安排个单间,好生伺候。

师爷和两个衙役陪着钱财主,乘轿车不多时来到监狱。一进监狱衙役便给钱财主戴上了铐子。师爷给宋老汉办完了出狱文书,狱卒便把满脸憔悴,长发蓬乱,胡须花白的宋老汉带了过来。师爷小声谦和地对宋老汉说:“知县主持公道,为你纠正了冤案,并送给你五十两银子的抚恤金。现已将真凶钱财主押至大狱,你就安心回家吧。”

宋老汉来到门口,正好看到戴着铐子的钱财主,他用低沉的声调愤愤地说了句:“老鬼,不想你也有今天。”拿着银子出了监狱大门。

宋老汉出狱的第二天上午,知县老家便来了人,送信说知县的父亲已毫发未损的安全回了家。

半月过后,钱财主的管家又给县官送来了钱财,要求释放钱保长。当天夜里县官便派人把钱财主偷偷放出监狱,并告知这一段时间不要露面。

常言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钱财主在大院里深居不出,但不几天义盗便知道了钱财主已被偷偷放出监狱的真相。他这才明白,这是财主用钱买通狗县官,导演的一出既能救其父又能平民愤,欺骗自己的一出瞒天过海的把戏。

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深夜,义盗越过钱家后院的高墙,轻步来到钱家金银珠宝仓库的门口,悄悄打开门锁,轻轻推开两扇大门,不料发出了“吱喽”的响声。忽听有人大声喊道:“谁啊?”义盗知道已暴露,飞快地几个箭步,一纵身欲上高墙。正在这时,一只飞镖打在右腿上,只觉一阵疼痛,一个趔趄摔倒墙下。

原来义盗不知道仓库旁厢房里,还住着一个钱财主聘来为他看家护院的武师。此人姓冯,不但武艺高强,还会一手百步穿杨的甩飞镖的绝技。义盗开门时的响声,惊动了机警的冯武师,所以上墙时中了他的飞镖。

这时冯武师大声连连喊道:“快起来,抓贼了!”他随即用绳子把受伤倒地的义盗来了个五花大绑。这时有五六个家丁和伙计也挑着灯笼来到这里,武师把义盗带到前院客厅。

这时钱财主和管家也被惊醒,钱财主端坐正堂,管家站立一侧,他也学着县官审案子的样子,用手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不知你是何方人氏?竟敢到我宅行窃,赶快从实招来!”

义盗凛然站立,平静地答道:“我便是官府一直通缉的那个江湖大盗。本人姓李名五,与燕子李三是同门师兄弟。我住无定所,四海为家。”此话一出,财主和众人个个惊愕不已。

再看这人,中等个头,清瘦身材,目光如炬,炯炯有神。义盗接着又说:“今晚我既已落入你手,是死是活就任你发落吧。”财主听后一时倒没有了主意。

他沉思片刻,遂把管家召至身边,二人低声附耳嘀咕了一番后说:“你有两条出路,第一,明日禀报县衙,我会得到赏钱,到时官府不但会拿你游街示众,还会将你斩首;第二,把你多年来偷来的金银财宝全都献给我,可换你一条活命。另外你也别打逃跑的主意,我的看家护院的冯武师从现在起与你寸步不离,他的飞镖百步以内百打百中,刚才你已经领教了,你再好的轻功也别想逃跑,两条路任你选。”

义盗听后说:“我也有两条告诉你,第一,我有六个同门师兄弟,你若交官府将我斩首,他们肯定会来为我报仇,我敢断言不出一个月,你就会丢掉性命;第二,我有一个本门祖师爷传下来的治刀伤的奇方,无论什么样的刀伤,敷药后一袋烟的功夫就会止血封口,恢复如初。我愿把他献出,换我一条性命。你若把这个奇方公开,在城里开个诊所,足以顶三十亩地的收入。你若不信可看看我腿上的伤口。”这时冯武师将他带血的裤腿撩开一看,血已干涸,伤处已封口。义盗说:“别看我上身被绑,现在我一纵身同样能飞上高墙。”

财主听后暗自盘算,我未受分文损失,何必拿自己的性命赌博呢?如若得了那个奇方,岂不是天上掉下了一个金元宝吗,还能世代相传。他又一想,就怕他的方子不灵,赚不了钱。

这时只听义盗说:“我的奇方可以用小狗小猪现场作个验证。”于是财主让家丁在自家猪圈里逮来一只十几斤的小猪。义盗让冯武师为他解开双手,他从一个随身的牛皮小囊里拿出一把小刀和药瓶,将小猪按倒在地,在后腿上扎了一刀,只听小猪疼得“吱吱”怪叫,鲜血直流。义盗给它敷上药面,血立即止住了,小猪也不叫了。又等了半袋烟的功夫,把小猪放开,它撒腿便跑,那条腿一点受伤的样子也看不出来。财主和众人都啧啧感叹药力神奇。这时财主对奇方深信不疑,换了个口气对冯武师说:“就依了他的第二条,马上给义士松绑,厅内请坐,快上茶压惊。”财主让管家、冯武师和其他人在门外守卫。拿出纸笔急不可待地让义盗把那个奇方写出来。义盗认真地列出:麝香、珍珠、血竭、没药、伸筋草、冰片、甘草。并另起一行写了两味药:红节地龙和九曲崖根。并说:“上面那几味药店里都能买到,后边这两味,须自己去采。离此不远,大运河拐弯处有个叫青牛滩的地方,杂草丛生,长满灌木。可让冯武师跟我到那里去采,待药采齐了,我再把配伍、药量和泡制方法告诉你,等验证有奇效了,我再离开。”财主听了暗自高兴,当晚便安排义盗和冯武师同住一屋。

第二天财主让家人烙了白面油饼,准备了开水,由冯武师和两个家丁跟随,吃过早饭乘马车去采药。傍晚回来时采回了一捆红节地龙。财主一看原来是红根茅草,但他也很高兴。

第二天第三天没有采到九曲崖根。这天晚上冯武师安排家丁买了一坛好酒,还有烧鸡、牛肉等佳肴,在房间里款待义盗。冯武师频频给义盗敬酒,待酒至半酣时,冯武师忽然对着义盗双膝跪倒说:“义士大人大量,请恕我一镖之罪。”义盗说:“你只是拿人钱财,给人护院,何罪之有,快快起来。”

又喝了几杯,冯武师说:“我自幼习武,先后曾拜过五位老师,十八般武艺,内外功夫都学过,就是没学过轻功。我们有缘相处,实乃三生有幸,我愿拜李义士为师学习轻功,不知能否答应?”义盗沉思片刻说:“轻功自古乃武林独门绝技,我们祖师爷留有遗训,不准传于外人。我的业师已经去世,武林规矩有师从师,无师从兄。我看你确是一个习武练轻功的好坯子,但此事我还要禀告师兄后,再正式收徒传艺。你就等我的消息吧。”冯武师听后心里高兴,又连干了三杯。二人都有些醉意,结束后,便各自酣然入睡。

第二天清晨,冯武师睁开朦胧的双眼一看,义盗不见了。他急忙起身,来到前院喊醒了钱财主,对他说:“昨夜没听到一点动静,清晨一睁眼大盗不见了。”财主听后心头一惊,慌忙来到后院,一看仓库的门锁已被打开。到屋里一看,凡值钱的金银珠宝被盗一空。财主气得捶胸顿足,面色蜡黄,恶狠狠地将冯武师大骂了一通。

然后冷静一想,方如大梦初醒:“大盗说的那个刀伤奇方,只不过是为脱险并顺手盗取我的财宝抛出的一个诱饵,不料连你这个老江湖和我都被他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