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水大运河:与长城一样同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发布时间:2013-02-18 11:37:26
 

信息来源:长城网 作者:张现社

小龙年,这个春节去济宁探望年逾9旬的姑母,出姑母家不远就是大运河。望着平静的河水,争流的渡舸,浮想联翩。

  如果把黄河比作是孕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的话,那么大运河就是黄河母亲的血液。其伟大程度、对整个中华民族的复兴历程、文化成因、民族认同、儒家国学的远播等,影响之深远已超出了大运河本身,大运河与长城一样同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上溯千年,梦回世界首富的唐宋。丈量运河的长度,并不是南起杭州北抵京城全长1747公 里,向南可延伸至泉州、广州,两宋时,那里有许多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商人居住,政府委派外国商人进行管理。向北并不至传统意义的北京,江浙一带的粮食已 越过长城达大漠、甚至可达钦察汉国(也就是今日欧洲)。就像丝绸之路的起点不在西安,而在江浙、在景德镇一样。若问“运河的长度究竟有多长,完全取决于我 们的目光有多远”。

  大运河是活着的文物、古董,回望岁月沧桑,自吴王夫差开凿南起扬州北至淮安的邗沟算起, 其古老程度已达2495年。大运河成于隋代,兴盛于唐宋,取直于元,经明清一直延续至今。当年的童谣:“运河疏,天下足,半财赋,悉此路”、“天下转漕, 仰此一渠”,就是给大运河最基本的定位。

  大运河横跨的不仅仅是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也不仅仅是流经浙、苏、 豫、皖、鲁、冀、京、津等省市,应该说大运河促进了蒙、满、契丹、氐、鲜卑等少数民族,以及来自东南亚、西亚、中欧等地商人的演变、进化、发展。公元 1417年,苏禄国王340余人经大运河来华献贡,在归国途中,病逝于德州,清世宗雍正9年(1731)应苏禄国王之请求,守墓人众之裔孙入籍于中国德 州。漕运的是江浙赣闽等南方正宗的儒家文化传承,还有经过千年各民族杂居的粗犷、豪放、直率的北方人性格。那么是不是拜水大运河就拜得没边了,大运河流动 的还是水吗?是。从某些层面上也可看作是史、是诗。

  

  前几天,与一位师长对座,其中就谈到大运河对中国文明有什么影响?简言之就是大运河阻挡 了中国向蓝色文明的进程。对于这个话题还应当细细地研究。说实话,我只是去年在途经山东济宁,过一座桥时,见桥下河水像一条玉带,并不是想象中千帆竞渡、 百舸争流的景象,而是像巨幅的国画所展现的百年前码头场景。人说,这就是流至千年的大运河。

  若说大运河阻挡华夏文明向蓝色文明的进程,首先还应当说是天朝大国,物产丰富、自给自足 不需对外贸易。于是运河两岸还兴起了诸如苏州、天津、扬州等数座当时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正是由于这些城市的兴起,才忽略了天津、青岛、连云港、上海、宁 波、厦门等港口城市发展,真正阻挡了舶来的世界蓝色海洋文明的进程。

  中国文明不同于希腊、罗马文明,也不同于穆斯林行为文明。从数千年前的早期并一直持续到今天,成为世界上有别于只有考古才能找到的巴比伦文明,以及不止更改了几次文化的印度,并强势不再的埃及文明,堪称最古老的未曾中断的文明。

  公元605年,也就是杨广即位的第一年,他雄心勃勃地想做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天他上朝 时说,朕梦想着像当年的秦始皇那样,凿渠、修长城、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也干一件大事,当下可做的就是开凿一条大运河,让国家经济中心的长江流域与政治 中心的北方连接起来,肯定会功德无量。即使天下人都反对,朕也要干,所影响的并不是今天,一些深远影响或许千年后才可看得见。

  后世到今天,所印证当初炀帝宏图伟略的是,这条河所转漕的并不是江南的粮食与财富,更为重要的就是对儒家中庸和谐文化的传承。

  此后的朝代,1557年葡萄牙在澳门获准建永久商业基地,也只是充当把中国的丝、茶、瓷 运到欧洲的角色,可欧洲的货物却没能进来,原因就是被1747公里的运河挡在国门之外。明清时期几百年内,西方的基督教会争取一切机会传教,但北京等中国 城市信仰儒家文化的中庸,远比耶稣、数学、神学有吸引力。世界通史证实:有史以来,地球上从未有过像中国这样一个民族坚持几千年未更改过信仰。一个根本的 原因就是,自大运河贯通的1400多年里,一个朝代建立,一个朝代灭亡,永远秉承的是儒家的文化,与运河一样不因朝代更迭而让粮船断航。

  南宋末年,元政府要把在广东五坡岭被俘的文天祥押解至大都,走的就是这条运河。眼看就要 告别长江,文天祥眼望南天向幼主的方向磕了一个头,发誓:“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文天祥在船上一走就是几个月。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用戴 着枷锁的双手撩开轩窗,船已近邳州地界,文天祥难掩心中的感叹遂做了一篇诗文:“中原行几日,今日才见山,问山在何处,云在除邳间。邳州山,除州水,项籍 不还韩信死。龙争虎斗不肯止,烟草漫漫青万里。古来刘季号英雄,樊崇至今已千岁。”

  押解文天祥的船到沧州地界,是个黄昏,这时运河岸上传来:“小小铜锣圆悠悠,学套把戏江 湖走。南京收了南京去,北京收了北京游。南北二京全不收,运河两岸度春秋。财主种有千顷地,老子玩耍不伺候。”听完后,文天祥仰天长叹,天下没了宋朝,春 夏秋冬四季照样轮回,就连耍把式卖艺的人也不会因更换了朝代而不走江湖了,于是他放心地去了。

  这种文明,如斯传承,是蓝色文明可轻易漂染得了的吗?

  

  纵观千年历史,一条大运河应该说是华夏文明鄙视蓝色文明的见证。大清嘉庆之前的各朝帝王 都没有把除中国之外的世界各国放在眼里。就说失掉黄河以北大片国土的南宋,反而把经济的强盛的生意做到了欧非;文化信仰也让忽必烈统一中原的雄心比征服其 他四个欧亚汗国时大打折扣。两汉时,中原就与朝鲜、日本有密切来往,丝绸、冶铸等技术远播中亚、欧洲。唐时,亚洲周边国家往来密切,日本遣唐使,朝鲜人可 以参加朝庭的科举考试;郑和下西洋去了欧非,送去的是天朝的国威。这说明我们是天朝大国,自己强大,万国才能来贺。与其他国家来往是对他们的恩赐,当时世 界第一的地位不可动摇。所以重点发展的还是自己的稳定,自己的壮大。这应该是大运河阻挡蓝色文明的核心价值。

  与长城的某些命运相似,明筑长城,实际筑的是心理防线;明清禁海,说白了就是禁止海外贸易,说明在某些方面大国地位已经受到挑战。历代帝王对此不能接受,儒家文化不能消化。紫禁城里的帝王在思考,这该如何是好?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扩大内需。

  元,果断,将运河取直。为的是西北伊儿汗国、钦察汉国的战事,为的是漠北游牧民族的吃饭问题,更是为了大一统。

  明,运河,乃国之动脉。张居正要实行改革,大同与蒙古交界的边关告急。草原遭灾,无法生 活;要么打仗,要么借粮。态度坚定,张居正为了不影响新政改革大局,急调通州运河边的国家粮仓粮食给他们运粮,最多三天可到。为了吃的,长城算什么,就是 一道墙;有了吃的,蒙古就不会闹事了,长城也就是一道国境线了。但运河是保证了万历新政顺利推行的重要因素之一。后期,明1618年四路大军进攻赫图阿 拉,47万大军还有人吃马喂,兵多是南方人,他们都是经过运河来的。后来几次大仗,所需兵、后勤补给,都是经运河运至山海关的。

  清,前期的繁荣,无不仰仗于运河,长城不挡北兵了,但是运河漕粮。毕竟有饭吃,谁愿意打仗?

  一条大运河对中华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信仰、军事、民族、外交的深远影响,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