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幽兰神采”的盛宴——元青花有关问题概述

发布时间:2012-12-22 11:34:30
 

信息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耿琦

 

一、元青花在世界各地的收藏情况

    从 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元青花藏品分布情况看,大部分发现并收藏于中国。中国内地的安徽省、北京市、甘肃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海南省、河北省、湖北省、湖南省、 江苏省、江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山东省、陕西省、新疆维吾尔、浙江省等都有重要发现。海外的日本、柬埔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 泰国、印度、土耳其、马其顿、叙利亚、黎巴嫩、蒙古、乌兹别克斯坦、埃及、苏丹、阿曼、也门、红海、肯尼亚、坦桑尼亚等都有发现和收藏。

二、 此次展出品均为精品且具有代表性

    此 次元青花特展不仅汇集了国内所有元青花收藏单位的代表性藏品,还汇集了土耳其、伊朗、英国、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家的代表性藏品。每一件展品都由上海博 物馆精心遴选,堪称全世界元青花藏品集萃。特别是英国大威德中国艺术基金会、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比宫博物馆、伊朗国家博物馆、大英博物馆、日本出光美 术馆的元青花收藏,向为世界瞩目。这次展出的海外精品,基本是首次来华。展出的国内精品中,有的也是首次公开。毋庸置疑,都是精品。

三、 精彩夺目的重点展品

    应该讲,各个地方的藏品各有自己的艺术特色和历史意义。发现或收藏地点的不同,反映出不同的流传方式与性质,蕴含不同的历史背景与故事。所以,不可以仅仅从当代的审美观去比较各地元青花藏品的价值意义。

    从综合价值因素看,英国大威德中国艺术基金会所藏至正十一年铭青花云龙纹象耳瓶,无疑是首屈一指的。这是迄今为止研究元青花至关重要的断代标准器。景德镇生产元青花的历史至今已有650年以上,而真正系统认识和研究元青花的历史只有60年。这个研究历史正是从珀希瓦尔、大威德爵士收藏的至正十一年铭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开始的。英国的霍布森1929年在《老家具》杂志上发表文章对此做了首次介绍。美国的学着波普博士据此从1950年起对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比宫博物馆、伊朗德黑兰国立考古博物馆(现为伊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中国瓷器进行系统研究,从中发现一批与至正十一年铭青花云龙纹象耳瓶纹饰类似的青花瓷器,提出至正型青花的学术概念,并论断至正型青花生产于14世纪中期,即元代晚期。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提供的、出自后至元五年张达夫妇墓葬的青花人物图匜,是目前最新发现的有重要纪年可资佐证的元青花。表现的是赵汴入蜀的人物故事,虽然绘画与烧制得并不精致,但丝毫不影响它的重大历史价值。后至元五年即1339年,早于至正型青花,显示在14世纪三十年代,青花绘画与烧制技术已经成熟。这对于研究元青花始烧时间,具有标识的意义。

        南京市博物馆提供的出自明洪武二十五年黔宁王沐英墓葬的萧何月下追韩信纹 青花梅瓶,是目前所见元青花人物纹饰类中最精美的一件。可能由于苏麻尼青钴料在烧成中容易晕散,增加了人物绘画及其烧成的难度,因而少有以人物故事为主要 装饰题材的元青花瓷器。这件梅瓶描绘了萧何、韩信、艄公三位人物,周围点缀松树、梅花、芭蕉、竹石,笔触细腻,神采奕奕,令人叹为观止。

        英国Eskenazi Ltd提供的鬼谷子下山纹青花罐,日本出光美术馆提供的昭君出塞纹青花盖罐,是和萧何月下追韩信纹青花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人物纹饰类元青花绝佳品。尤其是鬼谷子下山纹青花罐,数年前如石破天惊般现世,一举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创造了中国古代瓷器的最高价格,轰动世界。如今,它们的真容再次在中国出现,确是中国大陆元青花研究者与爱好者的殊幸!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比宫博物馆提供的青花开光花鸟草虫纹八棱葫芦瓶和缠枝牡丹纹葫芦瓶,堪称元青花葫芦瓶的冷艳极品。造型极其端秀,绘画极其工致,发 色极其幽倩,美轮美奂。伊朗国家博物馆提供的青地白花莲池水禽纹菱口盘、青地白花凤凰穿花菱口盘、青花蕉叶瓜果飞凤纹菱口盘,在装饰风格上,则反映出当时 西亚细密画的风尚。纹饰结构层层叠叠,画风细细密密,青地白花与白地青花两种手法交替使用,让人目不暇接。而细密画的文化蕴含,正暗示着元朝中央政府与西亚地区的密切政治联系。

 四、 此次特展对元青花的学术研究有重要推进作用

        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特展和召开的元代青花瓷器国际学术研讨会,其实就是展开国际间学术研讨与交流的一种极佳形式。文物研究具有很强的实证性,必须要依据有价 值的实物资料。由于元青花分散于世界各地,致使许多研究者难以远足亲临观摩。这次特展,必将大大开阔研究者与爱好者的视野,可以从中获得多方面的宝贵教 益。

 五、 目前元青花研究方面的主要问题

        对于元青花的研究在中国大陆正方兴未艾。近年来,首都博物馆举办过元青花特展与专题学术研讨会,中国古陶瓷学会举办过元青花高层学术研讨会,在学术上均有所建树。目前,尚未解决的重大学术问题,最受关注的是元青花的创烧时段和烧造下限。主要问题还有:烧造元青花的窑业性质,或者说元青花主流产品出自官窑还是民窑?元青花到底是否为了外销伊斯兰地区而烧造?元青花装饰纹样的文化内涵等等。

        对于元青花的研究是多学科的综合性研究,仅凭传统文物鉴定的一般方法,那是远远不够的。对于元青花研究的拓展与深化,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窑址或窑业考古、 墓葬或窖藏考古、文献资料与传世品的更多发现,和科学技术的广泛应用。而且,仅仅是中国的专家学者进行研究还不够,还很需要全世界的青花研究者、爱好者, 共同推进元青花的全面而深入的研究。